绿色医学 神奇疗法

来源: 2014-05-21 14:22 未知

台湾 潘新春

非常高兴在大陆有这样的机会来结识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,我来自台湾台东县, 47 岁,高山族,名叫潘新春。 

我在台湾原担任警官。一九九一年五月,因后脑颈下长血管瘤,住进了全台最先进最发达的荣民医院。手术后,由于刀伤了神经部位,造成手术后遗症;右半身瘫痪,声带萎缩,左眼视力模糊,左耳听力弱。住在医院八个月,难以动身,全凭护士照顾。遵医所嘱,我尽力做各种康复活动。两年后可依仗行动。我渴望康复的毅力不减,用尽办法四处求医,然而毫无进展。这时,手术后遗症又波及身体其它部位。如肾脏受损,腰痛难忍,丧失生育能力。情绪极为消沉,又患上高血压。医生再三告诫要注意饮食与生活起居,否则将引起中风危险。 

屋漏偏逢连阴雨,一九九四年七月,上峰突然通知我:迫于规定,令我即办离职手续。急剧的变故使我这个小康之家一下跌入贫民行列。

一九九六年三月,我的朋友告诉我,要带我赴大陆治病,并将负担一切费用。我又喜又怕。喜的是大陆是我梦寐以求地向往之地,怕的是有闻种种说法,有恐惧感。但为治病,抱着“死马当做活马医”的心情,参加了郑州医疗班。但因上课使用的是简体字,我很吃力,以后才慢慢适应。休息时,真一先生单独给我调治,孰料身体发生明显变化,腿麻逐渐消失,可拄拐走路,行动稳当,长期头痛痊愈。学习班结束返台后,许多亲友见我面色红润,行动稳定,都以吃惊的目光询问。我兴奋地说:这是在大陆用无药绿色医学治疗的,他们都呆了。在亲人鼓励下,五月份我又赴三门峡参加了医疗班。在班中,我努力学习,真一先生再次单独为我治疗,又使“没治”的声带奇迹般恢复。如今说话正常。以往的吃饭、喝水的恐惧感一扫而光。仅经两次班,我的身体便发生了天大变化,这更增加了我对老师的崇敬和对绿色医学的热爱。 

我家经济状况并不富裕,每回赴大陆消耗费用较大。但我决心已定,于是又克服重重困难,先后于七、八月份又赴三门峡参加了班。在班上,深切感受到大家的 关照和 老师的爱护,心中十分温暖感激。我希望自己努力学习,将来 能象 老师一样为人治病,为众人造福。

更多>>
频道精选

真一师简介弘法历程八扩理论文化动态交流园地佛学修持关于我们

百度友情链接:

真一师亲传教材100元每册,邮费20元

版权所有:真一网
友情链接: 巴西移民 DedeCMS维基手册 爱尔兰留学